短缺藥自主定價會大幅漲價嗎?壟斷、操縱藥品價格將被處巨額罰款

2019-08-17 09:07 來源: 南方都市報
【字體: 打印

壟斷、操縱藥品價格將最高處刑事處罰。8月16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常務會議明確,對短缺藥清單中的品種允許企業自主合理定價、直接掛網招標采購。

會議還明確,對于藥品不合理漲價行為,必要時將采取公開曝光、中止掛網等措施。

允許企業自主對短缺藥合理定價

今年6月,李克強在杭州某藥店考察時,就曾提出要做好藥品保供穩價,決不能斷貨,決不能任性漲價。彼時,國產硝酸甘油曾在國內多地爆出大面積斷貨,價格大漲。而該藥正是心血管疾病患者的“救命藥”。

此次會議也指出,建立健全基本藥物、急(搶)救藥等常用藥保供穩價長效機制,事關人民群眾健康安全,是重大民生關切。

會議明確,對短缺藥清單中的品種,允許企業自主合理定價、直接掛網招標采購。南都記者了解到,此前有多款救命藥、罕見病用藥,因用量少、利潤低等原因,導致企業生產積極性不高,從而出現供應短缺。

例如,作為治療重癥肌無力一線藥物的溴吡斯的明,國內雖有多所藥企拿到仿制批文,但僅有一家藥企生產,且在過去幾年多次出現斷供。與此相似的還包括他巴唑、諾氟沙星、地高辛片等。

中國藥學會科技開發中心的一項監測曾發現,生產企業數量多,供應比較充分的藥品可以充分發揮市場機制作用;而對于供應企業數量少的藥品,政府要注意加強生產銷售的引導,防止因為采購策略的問題,引起藥品短缺。

此次會議也明確,對替代性差、供應不穩定的短缺藥、小品種藥,采取集中采購、加強集中生產基地建設等方式保供。研究加大急需藥品進口,滿足群眾需要。

對于短缺藥品,會議還明確,搭建短缺藥信息采集平臺,實施藥品停產報告制度,健全短缺藥品常態儲備機制。促進基本藥物優先配備使用,提高政府辦基層醫療機構和二級、三級公立醫院基本藥物配備占比。

壟斷、操控價格最高處刑事處罰

允許對短缺藥自主定價是否意味著可以大幅漲價?對此,此次會議也明確,強化藥品價格監管和執法,對不合理漲價依法依規督促糾正,必要時采取公開曝光、中止掛網等措施。

會議還表示,完善法律法規,對壟斷、操控價格等行為,依法實施巨額罰款、市場禁入直至刑事處罰。

南都記者了解到,今年4月公布的藥品管理法(修訂草案)征求意見稿(下稱《征求意見稿》)也提出,禁止暴利和損害用藥者利益的價格欺詐行為。不過,這份《征求意見稿》并未對上述壟斷、操縱價格行為做出詳細規定。

值得注意的是,8月22日-26日舉行的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二次會議,將再次審議修改后的藥品管理法修訂草案。

對于藥品壟斷的另一項規定,為國家發改委在2017年發布的《短缺藥品和原料藥經營者價格行為指南》。該指南明確,禁止經營者通過達成橫向或縱向的價格壟斷協議操縱市場價格,禁止經營者濫用市場支配地位以不合理價格進行交易、限制交易、拒絕交易、附加不合理費用和實行差別待遇等行為。

不過,據財新網報道,目前法律法規對原料藥壟斷現象處罰力度太弱,缺乏有效監管。企業利潤遠超罰款額,致企業并不在意罰款。

部分原料藥壟斷致藥品價格上漲,曾開出多份罰單

事實上,近年因壟斷造成的藥品及上游的原料藥價格上漲、短缺并不少見。曾有業內人士透露,上述硝酸甘油價格上漲的原因包括:原材料價格上漲、藥品生產廠家數量少等。有分析認為,某些藥價上漲與藥企壟斷不無關系。

在今年4月召開的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上,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副主任曾益新也曾表示,部分原料藥容易被操控壟斷,導致部分生產企業成本提高,甚至供應緊張。

“也就是說有壟斷的因素造成的藥品短缺,一些企業違法操控市場,抬高價格,醫療機構接受漲價就配合供應,不接受漲價就限量供應或者斷供。”他說。

據南都此前報道,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曾就醫藥行業壟斷開出多個罰單。

今年1月,國家市場監管總局曾向九勢制藥和爾康醫藥開出合計1243萬元的罰款,原因正是壟斷行為。

據悉,2018年2月以來,兩家涉案企業密切聯系實施了濫用市場支配地位行為,如高價向下游經營者供貨或搭售其他原料藥,提出繳納高額保證金,要求提高成藥價格并分成等,損害了市場和廣大消費者的利益。

去年12月,國家市場監管總局曾對三家冰醋酸原料藥生產企業的壟斷行為處以1283萬元罰款。

據悉,成都華邑藥用輔料制造有限責任公司、四川金山制藥有限公司、廣東臺山新寧制藥有限責任公司三家企業作為冰醋酸原料藥的供應商,多次進行商議達成調高冰醋酸原料藥銷售價格的壟斷協議。

國家層面多次回應藥品短缺

南都記者注意到,近年來國家層面曾多次回應藥品短缺問題。

2019年7月12日,國家衛健委印發《醫療機構短缺藥品分類分級與替代使用技術指南》,指導醫療機構對臨床必需的短缺藥品進行分類評估。

6月20日,國家衛健委公示《第一批鼓勵仿制藥品目錄建議清單》,其中包括多款罕見藥、短缺藥。

6月4日,國務院辦公廳發布的《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2019年重點工作任務》中,列入完善短缺藥品監測預警機制,對臨床必需、易短缺、替代性差等藥品,采取強化儲備、統一采購、定點生產等方式保障供應。

4月16日,國新辦舉行短缺藥品供應保障和藥品集中采購試點、醫療救助吹風會。曾益新表示,要加大藥品價格監管力度,特別是對一些囤積居奇、壟斷供應、蓄意抬高市場價格的,要采取嚴厲的措施,進行查處和打擊。

1月17日,國務院發布《關于印發國家組織藥品集中采購和使用試點方案》提出,各級衛生健康部門負責對醫療機構落實中選藥品使用情況進行指導和監督,監測預警藥品短缺信息,指導公立醫院改革。

2018年4月11日,李克強在上海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考察時提出,要認真研究短缺藥品問題成因,尤其要防止急需、常用藥品不合理漲價,切實采取有效措施,做好供應保障。(見習記者 宋承翰)

 

【我要糾錯】 責任編輯:黃頔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回到 頂部